Untitled

-

  我在十点打开了碟机。

  现在是午夜,我看完了热情。

  旷古绝今。

  听到LESLIE唱《我》的刹那,只觉得这世界众生皆须自爱他爱,仿佛造物主的荣光遍洒世间,是一种旷然涤然的圣洁。而在我面前的这个人,瞬间似乎贴近的听见他的心跳。如此大气而悲悯,这是怎样一种惊心动魄,他生命的气象悉数盛放。我只愿能全心去守护这种美。

  不是受了心理暗示,不是被华美的舞台热情的狂呼迷惑,一切的蛊惑都在情理之中。当我凝视你的脸,几亿人在爱恋。他从生命深处释放出来的能量,每一处细枝末节都叫人耸然动容。你无法不相信他是舞台之王。艺术的王者。生命的王者。君临天下。

  在那个舞台那个夜晚发生的一切,即使被浓缩在7年后的24寸电视机里,仍然叫人心旌摇荡。你如何能拒绝这样一个人,带着天使的面孔三分浅笑,魔鬼的气息七分魅惑,十年后,二十年后,仍在这舞台风采不灭,给你看他的披肩青丝他的热情如火他的沉宁静定,让你穿过岁月如流,仍然照见他生命的内核,如株立于池中的荷,风尘不染。你如何能拒绝他,不给他热情的掌声闪烁的荧光震耳的尖叫,不为他狂呼大笑汹涌地落泪,为他这般流光溢彩的站在你面前,二十年。

  我怎能不说出I LOVE YOU三个字。在他一身礼服傲立舞台,唱着“对我说一声,I DO I DO”,唱着“I honestly love you”,对我们说:“I love you,I love you all”的时候。Leslie,我们收到你的心,你可曾听见几万人的心也随你跳动?甚至不止是那一晚,在漫长的以后,许许多多的时刻……这些心灵都会因为你而漏跳一拍或者心旌摇荡。全因为你。我愿意让你听见我的声音,I love you.这一刻你就是全世界。

  我想象不出,在“热情”过后的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有哪一个比得上彼时,能让我这个看客也沉睡不醒。那样的气场,是只要沾染了便甘愿从此都梦死醉生,被他蛊惑与折服的情难自控。你看他举手投足如百年老酒,芳香四溢,时光沉淀。一身气度百转千回,带起灯光飞腾如急雨,溅在他身上便四射如箭。你看他笑如赤童又魅惑如丝,是这样无可取代一个人,用艳与天齐的外在吸引你,又用赤诚火热的内在征服你。你相信他趋于完美,眼前的舞台光华灿烂,少了他便成空白。无可取代。

  五年了。现在看热情多少是件憾事,也不愿意去想。那道天裂。

  没有人如他。可以轻易掀起狂潮,让全场观众都站起来跳舞呐喊为他用力挥荧光棒。可以安静站在光中悲悯如父,让那样神性的光辉令人窒息。没有人如他,可以把每一首歌都这样发挥的登峰造极,每一次表演都淋漓尽致绝不雷同,呕心沥血尽善尽美。没有人如他,让人相信他说的一切做的一切,让芸芸众生都爱他到挚诚。没有人如他,他在微笑却可以轻易勾引我眼泪。

猜你喜欢